摘要:

2016年1月24日《天天图片》获奖作品共4幅。

1

和谐号”上-朱伟章0124.jpg

和谐号”上-朱伟章0124


2

无题-邹新京0124.jpg

无题-邹京耀0124


3

倦了-姜荣法0124.jpg

倦了-姜荣法0124


4

距离刘会选0124.jpg

距离-刘会选0124


2016年1月24日摄影评论获奖共3条。

1

杜爽在曾进《回顾2015下:生活那点事》的评论:

非常喜欢你的这组片子,刚开始我也和郭老师的评论的想法一样,可以把这些片子按照不同的主题来划分,但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整天针对某一个主题,去批判,去赞颂?所以后来一想我更同意陈老师的观点。你的这组片子就是一个属于你的视觉日记,影像不一定要外向与理性去阐述思想,它也可以内向与感性去让人了解你的生活。

http://zengj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901#reply


2

陈冰在丁正《午休》的评论:

好片往往都是坏在自己手里,比如这张片,我看不出把它弄成黑白的是什么道理,很多作者可能会说,没什么道理,我就是喜欢啊,是,正是你这一喜欢,好片就废了。在没有彩色胶片以前,摄影师没有选择,只能用黑白的,摄影师往往因为不能记录下当时的色彩而遗憾不已,我们现在有很多人却动不动就P成黑白的,也不管片子内容是不是适合用黑白来表现,反正是自己喜欢就行,不错,这是你的自由,但也表现出你缺少这方面的知识。建议所有四月风的网友,如果你感觉把握不好如何运用色彩,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用黑白的,你就相机拍出来时什么样,就什么样发出来,这样做没毛病。再就是,就这张片来说,应该有图说,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躺在这里睡觉,如果这些你都不知道,最起码应该告诉读者这是什么地方,后面是个什么接待中心,现在一般都是政府机关才有接待中心,等等这些信息,为的是增加照片的信息量。现在可到好,色彩没了、图说没了,你发出来让大家看什么?看构图啊,还是看奇怪?
请丁正不要生气,我是非常惋惜这张片子才说了这么多,也包括其它网友的一些被自己弄坏了的片子,敬请谅解。

http://dingz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657#reply


3

吴毅强在魏民《该跨过当代艺术了的评论:

魏老师,我说几点看法:
1、艺术与社会关系的研究书籍已经很多很多了,比如:《艺术社会史》(豪泽尔)这本书对您讲的文艺复兴艺术与当时社会政治经济之间的关系多有研究,丹纳《艺术哲学》也主要从外部对艺术进行研究,大量涉及文艺复兴时期艺术;《艺术与社会理论》(哈灵顿)完全就是研究艺术和社会之间的关系,非常周到详实;《现代生活的画像-马奈及其追随者艺术中的巴黎》探索了现代绘画的出现与拿破仑三世时期巴黎的社会现实之间的复杂互动关系;《现代艺术-19与20世纪》也侧重从艺术社会史角度来阐释艺术,比如其中的名篇《库尔贝和大众图像》重点讲了作为一个激进革命者与大众文化图像之间的关系。甚至还有《伦勃朗的企业-工作室与艺术市场》(阿尔鉑斯)这样完全潜入当时历史经济背景的深入研究。
2、其实20世纪中期以来的艺术史基本就是打破了以前图像学和形式主义的单一线性模式,而提倡更多从社会政治文化经济等多个角度来研究艺术史,所以也被成为“新艺术史”,有大波的学者著力与此。而正是二战后的这一批艺术史家和批评家的合力,才迎来了现在的当代艺术。居伊德波也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中的思想家和艺术家,可以说,他的思想深深影响了当时乃至现在的当代艺术(中国的艺术界和学术界就这两年还连续召开了他的先锋电影放映会和研讨会,足见对他的重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受到了忽略。只是,他照样没能抵抗住资本的洪流,在1988年出版了《景观社会评论》之后,他完全没了之前的乐观,不久后(1994)就选择自杀告别了这个世界。
3、您说的全球资本主义对当代艺术的收编。这个确实是一道巨大的屏障,威力实在太大,但我想说的是,在这种资本的力量面前,最前败下阵来的一定不是当代艺术,而首先是那些传统艺术,反而是当代艺术一直在坚持抵抗和突围(我们不能因为大部分当代艺术败下阵来而整个否定掉当代艺术,就好像你也承认有一些优秀艺术家一样),居伊德波的艺术就是当代艺术,您既然很肯定他,为什么又要说要跨过当代艺术呢?这是一场长期的战争,我们中国人当然可以有中国人自己的艺术,但只要你秉着前卫和先锋的探索精神在突围,难道就不能算当代艺术了?哪怕你换个名字,叫“中国盘古艺术”,但只要它是先锋的,那照样是当代艺术。为什么一定把这个当做是西方人的阴谋呢?

http://wei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336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