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各位会员、影友大家好!

由法国移动硬盘品牌
莱斯(LaCie)提供产品赞助,以“发现·培养”为主题的四月风影像文化月评(房山水峪站)【更多活动信息】已于3月22日至24日举办,共有来自内蒙、河北、山东、北京等全国各地会员、影友40余人次参与了此次活动。

以下是参加这次活动的会员的作品展示(按作品发布日期为顺序):

佟晓华《水峪随拍》
作者自述:石碾

更多图文:
tongxiaohu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1975

张兰柱《水峪村杨家大院的思考》
作者自述:房山水峪村有一座杨家大院,这个院子就是杨玉堂父子靠着经营八座煤窑发家后建筑的。按照门前的文字以及本家后人的介绍,杨玉堂有钱之后花费了三年时间建造了自己的院落。整个宅院分为四个套院,院落之间一字排开,有房屋三十六间、左右对称,取名为“学坊院”。从四、三十六以及左右对称上来看,杨先生无不希望自己的家庭遵照中国的传统文化继续发展。日本鬼子的枪声打破了他的美梦,矿业无法经营,两个儿子还牺牲在了抗战的前线。
如今的院子住着杨玉堂的侄子,一个90高龄的老人夫妇。
一个家庭、一个院落再一次证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外国资本主义决不允许中国的民族资本与他们竞争。只有国家强盛、民族有了那种不畏强敌的精神才能站在世界前头,中华儿女才能扬眉吐气。这也是我发这组图片的初衷。

更多图文:
zhanglanzh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1998

刘东方《房山水峪》
作者自述:拍了一组很有特点的石版画。

更多图文
liudongf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03
 
周春甲《水峪村》
作者自述:生命的终结不单单是水裕老人,就连水裕村也快到生命的尽头。水裕村是一个祖祖辈辈繁衍生息,渐渐发展起来的适合人居住的自然村。千百年的历史-------,水裕村为什么这么多残墙破壁,家毁人空。

更多图文:
zhouchunjia.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6843

韩红娟《走进房山水峪村--生态防护林员》
作者自述:水峪村在房山区被山峦环抱的山坳中,山上树多、灌木也多,防火是重要工作。在这里我见到了许多生态护林员,她们工作认真负责,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更多图文:
hanhongju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06

吴方明《水峪纪行》
作者自述:暂无

更多图文:
wufang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13

刘胜枝《房山水峪随拍》
作者自述:房山水峪村是明清时期的古村落,由于交通不便很多村民都搬迁走了,只剩下少数空巢老人。

更多图文:
liushengzh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17

陈茂峰《水峪村印象》
作者自述:2013.3月,北京。

更多图文:
chenmaof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19

韩红娟《走进房山水峪村--看巾帼豪杰女子舞中幡》

作者自述:舞幡,这在京城和京郊都在喜庆的节日里见过,可女子舞中幡,水峪村可是北京的奇观。
那高高的幡杆就有四五米长,上面还有幡帽、幡旗,重量可想而知。但这些在水峪女子舞幡队员手上翻飞自如,单臂托举轻松敏捷,高难的双手交叉盘花托举也可实现。棒!太精彩了。不得不佩服这些巾帼的女中豪杰。


更多图文:
hanhongju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26

钟华连《水峪村里的小家伙》
作者自述:不知道为什么来水峪村的第二天就奔着这些小家伙去了,其实这些小家伙可能在很多地方都有,可就喜欢看着他们的各种姿态。这些小家伙们大都处于安静的状态,也不怕陌生人,遇到认识的或喜欢的人会有更丰富点的姿态。

更多图文:zhonghuali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46

朱允诚《房山水峪村明清古文物寻迹》
作者自述:怀着崇敬的心情,在村中住了两天,参观了村中古民居,古建筑,住在农家乐,和村民聊天,观赏了女子中幡表演,享受了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新鲜的空气。虽然古居大都败坏,但却有着丰富的明清古文物内涵,本影集丛侧面记录了一些明清古文物的足迹,也记录了古文物与现代生活和谐的融合。

更多图文:zhuyunc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64

赵翊婷《水峪村的老人和小孩儿》
作者自述:“最美乡村”美得不应只是环境,还应该美在人的精神面貌,美在欣欣向荣。水峪古村美在哪里呢?没有青壮年人的水峪村还有未来吗?为此,无限堪忧。

更多图文:zhaoyit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65

刘景行《瞎老王和水峪村的煤》
作者自述:古老的水峪村封闭在一个自给自足但又贫穷的山区里。据乡亲们说,近亲结婚带来一些问题,如致盲、致残、智障等。原先的上一代人不断给下一代留下问题,下一代人却也顽强地滋生出应对困境的生存策略。这或许让人悲哀,或许让人感动。

更多图文: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6878

王成《古老而又美丽的山村---房山水峪村》
作者自述:水峪村历史悠久,素有文化古村的美誉,近几年来,该村充分挖掘山村文化内涵,整合特色旅游要素,以古宅、古碾、古中幡为代表的山区民俗文化旅游业正在兴起。水峪古村建成于明清时期,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北方山村四合院民居建筑风格,至今还保存着100余套,600余间的原生态古民居;通过实施百座石碾文化展示村建设工程,水峪村共搜集整理石碾128盘,并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认证为“石碾收藏世界之最”,其中最为古老的是道光年间的石碾,时至今日还为人所用。

更多图文:wangc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78

刘景行《水峪村屋的两老头儿》
作者自述:水峪村街屋北院早先是老财王青的,门楼的石头基柱上镌刻四字“竹苞松茂”,源于诗经小雅,由此可见此门户十分了得。当年水峪村的地主老财也抗日,日本鬼子到水峪村街屋抓八路军伤兵,没抓着,一气之下火烧了这阔绰的街屋。时过境迁,解放后这街屋北院东西屋又分给了杨、王俩户贫下中农。当年杨、王两户的发小如今已然成了老头儿。老头儿的孩子们当然不会留守水峪村这样的穷乡僻壤。更令人叹息的是两家老头儿的老伴儿都撒手人寰,撇下了两位孤老头子独守东西屋。住在对门的杨、王俩老头虽然性格迥异,但却也相敬如宾。


更多图文: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6885

杨秉政《水峪村的人和物》
作者自述:京城三月,春寒料峭!随“四月风”众影友房山寻古,临行前还作了功课,翻阅了近期出版的《守望古村落》一书,得知水峪村始建于康熙年间,是北京近郊山区重点保护的古村落之一,尤以石碾盘(据说已申请了吉尼斯记录)和杨家老宅值得一看!既然是山区寻古,带一堆长枪短跑何用?(自认为)于是将我刚买的iphone5作为主要武器进村横扫了一天,此机方便快捷,且能立即上网微信发图,当晚将同房三位老友身披棉被还冻得瑟瑟发抖的惨像发上网,立即招来天南海北的朋友的嬉笑!如今社会已进入信息井喷的时代!手机上网的图文信息传送当是传播速度最快的方式了,我们何不加以利用呢!

更多图文:yangbingz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93

朱允诚《水峪村女子中幡队训练演出记实》
作者自述:房山水峪村还是北京市旅游局命名的民俗文化旅游村,远近闻名的“水峪中幡”、“大鼓会”均出于此地。难能可贵的是中幡表演由村中妇女表演,名为“水峪村女子中幡队”的队员们个个基本功扎实,演技高超,闻名北京。为了练好基本功,村民门每天上午8:30—9:00左右都要在村委会前的小广场上进行训练演出,本影集记录了女子中幡队朴素的训练演出中一些场景和女子中幡手们的娇健身影,我们希望并相信水峪村女子中幡表演会走出北京走向全国。

更多图文:zhuyunc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96

张莉《水峪(一)》
作者自述:四季在年轮里更替,镜头里的人,终将离我们远去……

更多图文:zhangl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099

傅琦《水峪村采风影像记》
作者自述:沿着崎岖下山小路,看着由石头和青石板砌成的房子.院墙.路面.还有石碾子.看那都很新奇,手中的相机不停按动起来.两天的拍摄真痛快,只是晚上睡觉房间里有点冷.但白天感受到了阳光,感受到了新鲜空气还有古村落的文化传承。

更多图文:fuq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122

刘云春《水峪村石碾》
作者自述:水峪古村建成于明清时期,至今还保存着石碾128盘,最早的可以追溯到清朝道光、光绪年间;并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认证为“石碾收藏世界之最”,其中最为古老的是道光年间的石碾,时至今日还为人所用。

更多图文:liuyunch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126

刘云春《水峪民居》
作者自述:随着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山区贫瘠的土地再也无力留住那些面向黄土背朝天的青壮年农民兄弟!他们纷纷离家出走,告别农耕!到城镇打工为生,于是山村到处是人去房空!水峪村有一座杨家大院,这个院子就是杨玉堂父子靠着经营八座煤窑发家后建筑的。按照门前的文字以及本家后人的介绍,杨玉堂有钱之后花费了三年时间建造了自己的院落。整个宅院分为四个套院,院落之间一字排开,有房屋三十六间、左右对称,取名为“学坊院”。从四、三十六以及左右对称上来看,杨先生无不希望自己的家庭遵照中国的传统文化继续发展。日本鬼子的枪声打破了他的美梦,矿业无法经营,两个儿子还牺牲在了抗战的前线;如今的院子住着杨玉堂的侄子,一个90高龄的老人夫妇。

更多图文liuyunch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135

刘云春《水峪留下的思考》
作者自述:历史的发展规律就是如此。陈旧的破败了,新生的发展了,水峪村若干年后将作为历史文物,遗迹而保留,作为自然生态地而保留。人们将走向新的更好的宜居地,生活将更美好。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都来水峪村的原因之一,为什么都来记录它的原因,就是老房子悲惨的现状,作品强烈的表述、呐喊、关心先人留下的宝贵遗产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更多图文:liuyunch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168

谭明《房山水峪乡
作者自述:最美乡村水峪乡,石头铺就的街道、石板瓦盖的屋顶、石板上作画、石头屋、石磨石拱门、百年老树还有些远古的传说,沧桑与沉淀给我留下深深应象。尤其是哪些坍塌破损人去屋空的老宅,依旧在给来客一遍遍地诉说着那即将逝去的记忆......。

更多图文tan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12179

四月风会员服务部
2013年4月2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