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们是谁?他们都想了什么、说了什么?
《中国呼吸》的摄影师们(视频)


《中国呼吸》的摄影师们(文字/图片)

甘肃兰州·周承利 张英杰

呼吸问题:兰州曾经被列入全国十大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造成兰州大气污染的原因,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特殊的城市地貌,兰州狭长的河谷盆地地形造成污染物不易向外流动;二是不利的气象因素。大气层结稳定,形成逆温层,不利于大气污染物的湍流扩散;三是不尽合理的产业和能源结构;四是工业污染;五是脆弱的区域生态环境。沙尘暴和浮尘天气容易波及和形成,加上扬尘、机动车尾气等环境影响近几年来,政府花大力气整治和治理大气污染,采取削山导流、机动车尾号限行、洒水压尘等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然而,站在兰山之巅,人们才知道生活在一团灰色浮尘中,漂浮层将兰州带入一个灰蒙蒙的世界。兰州的天气状况要达到蓝天白云、空气洁净的宜居期望,还有很大的差距。
治理兰州大气污染任然是任重道远。
下面摘录2013年5月至2014年4月部分兰州网民对兰州空气的吐槽:



广东广州·吴世平

有关四月风《中国呼吸》拍摄过程的随想

今年3月的那天,我答应接受2014年四月风的《中国呼吸》摄影计划很爽快,当时我想不就是每天按时到所在城市地标性建筑上空拍一张片子吗?挺好!这是自己一次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参展的机会。
我立马选择好了地点:是广州图书馆院落天空,于是按计划要求从3月10日开始拍照,我在职每天要上班,故只能班后中午时分跑到中山图书馆大院里,向着或晴朗或阴雨的上空,一遍一幅地拍下去。
可是很快发现这事儿也挺累人,因为拍摄地点虽然离单位不算太远,但从周一至周五我都要到该处每天拍照一幅片子,这免不了影响了午餐及午睡时间,最烦忧的是,连周末休息日两天也要从家里出门,登上公交车赶到现场完成拍摄,并且一去就是大半天,日子一长,身子骨好像有点儿扛不住,当时我真有想过“打退堂鼓“的念头。
不过,后来俺想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得坚持操演下去吧。所以,在这40天之内我没有出过远门,以至推辞了一些亲戚朋友的应酬聚会。拍照至最后个把星期里,当我每天风雨无阻地赶到中山图书馆之时,在院子里值班的保安有时也用生疑怪异的目光瞄着我?令人颇为别扭不舒服。就这样我硬撑着完成了《中国呼吸》的拍摄任务,啊!这穗城春日的40天瞬间“路云和月”我终于修成“正果”啦。谢天谢地!算了,其实拍照《中国呼吸》之活动那有我的“好果子”吃哦?只是说说过把瘾,自我安慰而已。
广州地处亚热带,横跨北回归线,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年平均温度22度C,冬季偶然最低温度可达0至3度C,夏季最高温度38度C左右;由于穗城不是一个工业城市,有的也是一些轻工企业产品,她的定位是个商业消费城市。因此,这个城市一年四季大多时候天气还是明朗、清新的,是一个比较宜居休闲都会;但随着汽车消费的剧增,一路上尾气的排放也随之“水涨船高”;故这个城市日后的空气质量或许不容乐观,好在官方近年提倡“节能减排”,这里的空气还不至于不能呼吸入肺吧。它绝对不像华北周边的重工业城市,生态污染这么严峻,以至最近北方城市上空的雾霾现象已引起国家环保部门的重视及当地市民的健康忧虑。
在2014新年伊始,我国不仅华北,就连长三角地区亦时常笼罩在一片浓厚的雾霾之中,而且中部、西部地区也遭受“霾伏”,“雾霾中国”已经成为今日城市发展不可回避的之痛。汽车尾气,冬季燃煤,异常气候原因等固然也是加速雾霾的形成的导火索,但工业生产特别是重化工业污染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雾霾的出现也从反面印证着中国工业化水平的高速提升,至少达到了19世纪工业之都“雾都伦敦”的状态。不过,人们不禁要问:为何21世纪的国际化大都市会漂浮着19世纪大工业时化的雾霾呢?为何在去工业化的城市空间会遭遇工业污染的侵袭?如果把雾霾来袭看成是来自“工业社会”的信息,那么对于生活在“后工业时代”的我们来说,雾霾真正意味着什么呢?
因而,今年3月新锐诗人胡纠纠曾在《北京,离北平最远的城市》一文中,伤感地写道:从“北京到北平不是时空的距离,而是心理的落差,现在生活方式变迁之烈,每况愈下。人心的困顿与生活之艰,在媒体信息巨变之时,难有舒畅安宁之日。缺水、缺新鲜空气、缺房子住、缺人——永远缺人才,这便是今日北京之现实。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只是那时常有太阳升起,而如今则被雾霾笼罩”。
是啊,现如今之中国,生态环境的污染,气候的变异恶化及人祸,这样回不去了的今夕变迁和落差,正在我国内地许多城市上演着呢。但愿四月风《中国呼吸》摄影参展计划中的34位摄影师镜头下34个主要城市40天之天气状况:对此危机感有所反映与警示吧!
 
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晚上

贵州贵阳·彭年

说实实在在话,接到“中国呼吸”这个拍摄任务,我是硬着头皮去完成的。为什么呢?一是害怕拍不好,达不到主持者的要求;二是害怕中途有什么事情,完不成任务。果不其然,拍摄的中间就出现了小插曲,儿子使用我的相机外出拍片,居然将数码相机卡忘记拔下来,害得我第二天使用没有存储卡的相机去拍摄,结果可想而知。还有就是拍摄的中途是清明节,必须和家人去给逝者上坟。这样耽误了一两天。主持者的意思,如果一个人完不成任务,请别人代替。如今眼目下,没有报酬谁会心甘情愿代劳呢。更何况是重复又重复的事情。(2014年4月21日)

海南海口·赵满江红

海口位于海南岛北端,海口的北端是一个面积近14平方公里的海岛,名叫海甸岛。我家住在海甸岛的最北端。有时我向北走不远,就听到惊涛拍岸的声音,清凉的海风,把我的头发吹得飞扬,把我的衣裙吹得呼呼作响。
从3月10日开始,我每天按时来到海甸岛的南端眺望对岸。对岸是海口最骄傲的地段之一,称为海口的名片。在这里,我拍摄下从眼前到对岸或阴沉或晴朗的风景。
这是一个单调的事情,但又是一个需要观察、需要坚守、需要思考的事情。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对这句话,我忽然有了很深的体会。
2014年4月30日

河北石家庄·郭晓军 胡冰

在接受《中国呼吸》这个计划之前,我本身有一个拍摄计划——在距离石家庄城区中心20公里的一座山头上去记录这个城市及其上空空气质量的变化。于是就与四月风王丹穗商量,能否将《中国呼吸》计划中拍摄城市坐标性建筑改为拍摄整个城区。得到允许后,开始了对这个城市连续四十天的记录。
连续四十天的记录发现,当下这个城市的空气状况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在往年这个季节,从我拍摄的角度是有一些日子可以看到石家庄城区的。而今年,连续四十天竟然没有一天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拍摄过半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期盼明天希望下一场大雨,或刮一场大风,使这个城市的好一天,说明我拍摄的位置,使得这个拍摄得到完善。随着拍摄接近尾声,这种期盼依然每天都有,但出发点渐渐发生了改变——希望这个城市生活的人们能在某一天一觉醒来后,可以呼吸到正常的空气。哪怕就是一天。否则,在这样的空气中生活久了,人们会忘记新鲜空气的味道。这将是更可怕的。
四十天的拍摄得到影友胡冰的鼎力相助,本组照片是与其携手共同完成的。(2014年5月8日)

河南郑州·李建宏 王军方

2014年郑州的春天

——记《中国呼吸》的摄影活动
中国郑州 李建宏
(前言:接到“四月风”策展人的电话,有点束手无策。原因是本人经常出差,坚持完成对郑州连续40天的天气拍摄记录有点犯难。但仔细想想,《中国呼吸》这项摄影活动很有意义,从主观上来说,支持此活动,很想参与此活动;客观上讲因工作原因不能每天去拍摄记录,需要朋友帮助共同完成。。。)
2014年春季郑州这40天(2014年3月10日—4月19日)里,其中21天雾霾,6天晴,13天多云有雾。

这个春天,郑州的人们一半时间是生活在雾霾天气里,人们享受蓝天的时间只有6天。雾霾是人们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抱怨声从短信、微信、微博、电台、网络等各种渠道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而来。有的人们选择逃避,举家迁移到空气质量好的地区;有的人们采取少出门、少晨练、出门带口罩等措施。。。探讨防止、治理雾霾和政府下大力度政策措施不断出台。
一、雾霾挡不住一年之计在于春


二、雾霾挡不住人们休闲

三、雾霾挡不住春的到来

四、雾霾下的郑州

作为一个摄影人,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拿起相机反映现实生活中人们关心的话题;拿起相机去影响人们、告知人们雾霾干扰着我们的生活,侵害着我们的身体。。。如果我们所做的能唤醒人们都关注环保,关爱自己,能使每个人都能从我做起,过低碳环保的生活;能还我们一片蓝天、能还我们一片净土、能还我们清澈的湖泊。。。
感谢“四月风”组织《中国呼吸》为主题的摄影活动,感谢“四月风”的老师们给我和我的朋友这次参与《中国呼吸》拍摄活动的机会。
注:为反映真实性,文章中的插图均为原图,个别图只做了裁剪。
2014年5月10日于郑州

黑龙江哈尔滨·吕德声

《中国呼吸》拍摄有感

环境问题一直都是百姓关注的焦点,空气质量更是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次的“四月风——中国呼吸”活动给摄影爱好者一个用镜头记录34个城市40天的天气状况的机会,我感到非常荣幸,现将本人在这40天里的拍摄情况和感受与大家分享。
这一次的参与拍摄,我感觉既荣幸又忐忑。我平日的拍摄只是个人喜好,像这样的大型活动还是第一次参加,担心自己拍摄的片子不符合组委会的要求,影响整体的拍摄计划。在跟王丹穗老师紧密沟通和向摄影老师请教后,每天都精心准备,检查相机;带好备用电池,早晨六点多出发,准时到达哈尔滨防洪纪念塔,找到固定机位,固定景别,拍好每一天、每一张照片。由于哈尔滨的防洪纪念塔是哈尔滨组织大型活动比较重要的场所,所以在拍摄过程中有几天受到些影响,景别略有出入。为了不影响拍摄效果,我又延后了两天到21日。
在这次活动中我最大的收获是提高了摄影技术;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我今年67周岁,能参加这次活动,做这样有意义的事,能为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空气问题尽一份力我感到很欣慰。保护好环境、保护好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为子孙后代造福是我的愿望。感谢《中国呼吸》组委会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做了值得纪念的事。谢谢!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吕德声
二O一四年五月十二日

湖北武汉·潘晓娟

武汉拍摄《中国呼吸》的吐槽

从四月风发起成立就加入关注着。3月20号晚接到中国呼吸拍摄计划电话,心情兴奋不已。想着 家附近曾经爬上楼顶拍楚河汉街的几个高层,拍摄点定在哪一栋好呢?想着是用自己喜欢的M9配35头还是D600配18~200变焦头?晚上给爱机充好电。。。第二天早早起床,带着机器三脚架,去了领寓楼顶、?楼顶、在来到我们办公室景天楼 楼顶 每个拍了发给丹穗,我办公室景天楼顶拍的画面,主建筑物是“湖北广电网络”,前景是正在施工建设的“洪顶置业”,4座脚手架每天忙忙碌碌,预测楼盖起来也不影响主建筑物和天空;每天上班上楼顶拍摄也很方便,最后选定拍摄点在景天楼顶。


两个机器比较还是D600配变焦头画面天空更广阔,就它了。
拍摄行动正式开始!
因为景天楼楼顶做了1m多高的女儿墙,大三脚架调到最高也过不了女儿墙的高度,平时闲置的便携小三脚架派上了用场,直接支在女儿墙上,人搬一板凳站在上,高度正好。
我是做建材设计的,出差较多,为了完成一个多月的拍摄任务,尽量把出差安排给其他同事,这样也难免会有耽误,又约了公司在实习的大学生摄影爱好者康义帮忙补漏。


一个多月的拍摄,每天准时上楼顶,懒觉不睡了,出差派给同事了,周日一早的例行徒步磨山因为拍片延后了,蓝天的日子开心,阴天的日子静心,雨天的日子耐心,记得3月26号上到楼顶,神马情况,一张灰纸,360度雾霾,只有伤心!!
附上两张张拍摄计划前办公室阳台拍的此画面,以及计划完成后的一张画面,以做参照。
20140121

20140310

20140521

拍完计划整理照片,每天选好的小片缩略图在一起,通篇望去,昏蒙蒙的一片,最好的天空也只淡淡的蓝灰色,对比美国拍的照片,对比西藏拍的照片,即便是对比11年武汉拍的照片,心情那是沉重啊。。。
何日武汉能重回蓝天!!!

20130812拉萨

20121006斯坦福

20111019武汉汉街沙湖



湖南长沙·文豪

《中国呼吸》 湖南长沙 湖南广播电视台H大楼

起初以为是帮别人去拿一样东西,不需要管去拿什么,为什么去拿。之后打开邮箱细看过有关展览资料后,我对“中国”及“呼吸”2个词语很是感兴趣。中国是世界国土面积第四的大国,陆疆面积960平方公里。把它拟人化,和我们最日常、普通、平凡的“呼吸”联系起来,真的是个很棒的立意点,期待最后展览的效果。


辽宁沈阳·康国生

雾霾,纠缠着我们的幽灵
文/康国生

雾,作为一种自然气象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古人若有见雾色变的,倒是蜀犬吠日了。那时候如果要谈雾的短处,无非是影响一点出行的能见度罢了。唐太宗李世民诗云:“ 残云收翠岭,夕雾结长空。 带岫凝全碧,障霞隐半红。”中国古代诗文或绘画对于雾霭的浪漫情愫,为雾的处女身份做了最好的诠释。
然而,随着科技和工业文明的崛起,雾被霾玷污了“如花似玉身”。世界历史上仅1952年12月5日至12月10日的伦敦烟雾事件就导致4000余人直接死亡,其后数周间又有8000余人因呼吸系统并发症而命丧黄泉。
今天的科技虽然在节能减排上对烟霾的肆虐有所控制,然而景观社会背景下,被操控的资本制造的各种消费,诱导人们贪婪拜物的行为愈演愈烈。无论高山内外、海底洋面,不管地壳以下、太空之上,凡是有利可图之处,都阻挡不住人类欲望的急行军步伐。无疑地,消费刺激生产,而粗放、掠夺式的开发,恰是雾霾等环境恶化的根源。
人类的知性似乎在为自然立法,而这“法”却是人类一厢情愿的契约。魔鬼之所以从瓶子里跑出来作孽,源于“一厢情愿的契约”对大自然的无视。在今天的雾霾环境中,我们呼入体内的化学成分远远不比元素周期表单调。大自然病了,但自然界的物质是永恒不灭的,时空会慢慢医好它的创伤;人类病不起,落下去仅如流星一闪。
由于西方发达国家汲取了环境问题的历史教训,在采取各种措施强化边发展边治理的同时,不断把高耗能、重污染产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致使我们这样以粗放型产业为主的国家在环境维护方面雪上加霜。以采矿、化工、汽车、砖头等垒砌的GDP高塔,浸淫在垃圾环抱、污水四溢、烟霾萦回时空里,构成奇异的景观。
雾霾作为环境状况的指标之一,仅从一些卫星照片上便可看到全国被雾霾袭击的程度,而全国各地摄影人的实地跟踪取证,也如一组组病理切片和诊断报告已经摆在案头,至于生活在中国城市中每个人的切身感受自然不必细说(微博上的怨愤可见一斑)。
发展与环境的冲突,即是物质享受与健康代价之间的矛盾。两者的调和,一方面需要政府采取强有力的各项举措;另一方面,作为每个社会个体,也应自觉提高公共意识,拒绝过度消费的诱惑,形成一种人人关注环境、维护环境的良好氛围。大家“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是必须的,但魔鬼对耳旁风似的空喊注定是不感冒的!
雾霾,作为对抗中国龙腾飞的幽灵正在肆虐。如何降服它,考量着文明发展的成色,也考量着龙子龙孙的觉悟和智慧。
~~~~~~~~~~~~~~~~~~~~~~~~~~~~~~~~~~~~~~~~~~~
以下图文摘自大公网:《美太空总署发布卫星航拍照 中国雾霾成“太空奇观”》
2013年12月7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卫星拍摄的中国雾霾航拍图,亮白色的代表是云雾,暗灰色的是遭到污染的大气。雾霾从北京趋近上海,大约延伸了1207公里。当天美国驻北京、上海的大使馆监测到的PM2.5指数分别为480和355。




【2014-09-13 13:10康国生在《【中国呼吸】影像展新闻素材》一文下的评论】

摄影,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媒介,它可用于记录或艺术创作,也可以用来怡情养性、搭建人脉,谋取实惠。
可是在这里,我分明地看见,她己被编织成文化的纽带,串起片片爱心和责任,凝聚成促进社会文明的强大动力!她或许亏了个人,但无疑功德了众生。
大家都是有良知和靠谱的人,为了纯净我们的生活空间,让未来更加和谐美好,每一点观注都是一份新的希望,每一份参与,都是知行合一,从我做起的绿色当量!
的确,财富分多寡,地位有高下;但雾霾危害,不会顾忌性别以及身价——突围,是一项公益事业,大家受益,你我有责。
看得出来,本次活动,是四月风的大手笔,期盼借助平遥大展等宣传传播,产生星火燎原的社会意义。
本人作为参与这次公益活动的普通一员,向给予本次活动巨大支持的个人和团体表示真诚的敬意!
在大气雾霾以及文化雾霾弥漫的当下,尽管有微弱的四月风尽力吹拂,然而碧透、清澈、葱郁的春天,仿佛遥在天边。在这次拍摄实践当中,本人因为辛苦也多次产生过灰退情绪——恰是上班的时间,大桥上、灰霾中,抓钱大军“车辚辚,马萧萧”。此时此地,唯有我挎着相机、登着山地车搭着工去做这个“赔本的买卖”,值得么?另外,大家还都在坚持拍么?会不会中途流产?能有社会作用么?
其中有几天,雾霾严浓重得看不见前面的建筑,相机无法自动对焦,当我在河边,看到不少市民带着口罩在晨练,当有人凑上来问我在做什么,当市民以真诚的目光望着我说:“这个事儿做得好,你看,这天气都变成什么样了!”这时我就想,必须完整地做下来,一天也不能落下,哪怕力量是微弱的,只要有人坚持,总会看到一线亮光。
今天,让我没想到和倍受感动的是:能有这么多的人和团体过来支持、参与这件事!大家无论地位高低,能力大小,已然成为我心目中的那尊伟岸与崇高!只要以行动参与进来就会发现,你我并不孤立,众志果然成城。
前方的路尽管凄迷,但只要众志成城朝前走,柳暗花明可期待。对于那些高尚的人和事儿,相信历史不会忘记,子孙后代不会忘记!
祝愿四月风强劲,祝福大家的未来~


内蒙古呼和浩特·李国胜

《中国呼吸》拍摄后感

我十分有幸参加《中国呼吸》计划的拍摄任务,与全国33名摄影师同时完成一个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空气问题的主题拍摄。获悉此次拍摄的图片将于2014年9月19-25日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正式展出,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参加全国性主题摄影,并用自己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了天气的变化。预祝《中国呼吸》摄影展览圆满成功!
我们相信34位摄影师的用镜头记录的空气问题的图片,大气问题将会通过这次影展得到更多的人们的关注。警世人们保护环境,保护我们生命赖以生存的空气。
我们呼唤蓝天、呼唤白云!
 
李国胜
内蒙古·呼和浩特
二〇一四年五月五日

山西太原·刘江

关于《中国呼吸》太原拍摄的感受

今年3月初,收到“四月风”发来的关于《中国呼吸》的一个拍摄计划,作为一名很普通的摄影人,我被选定,内心非常激动但又忐忑不安,生怕辜负!
按照要求,我提前选了几个场景,都不理想。在“四月风”的指导下,结合自己可操作的情况,我最后确定拍摄一条太原通向榆次的路——太愉路。拍摄时技术方面注意:第一,焦距值选择在50mm左右,光圈F10,ISO500。第二,场景中不能出现离镜头近的人物、车等,以避免影响主体“空气”的表现;第三,拍摄时间多选择在早上7点左右。
拍摄结束,一个震撼,一个疑问,一个遗憾。震撼是:当翻开自己拍摄的影像时,我发现30多天的空气质量,只有一两天还可以,大部分空气质量差,自己天天就呼吸着这样的空气,再身体好的人怎么能不得病?想想很可怕,所以趁现在自己还年轻,为今后看病多挣钱吧!一个疑问是:一个城市,我们拍摄时间是40天,为什么不是一年或者多半年呢?一个城市的40多天空气质量怎么能代表这个城市全年的空气质量呢?一个遗憾是:我感觉自己没有拍好。
作为一名“四月风”的会员,又入选参与“四月风”这样的一个公益性的拍摄活动,而且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是我十多来年人参加摄影活动最有意义的,谢谢“四月风”,谢谢鲍昆老师,吴毅强老师。
 
刘 江
2014年5月11日 太原

陕西西安·赵亚红

首先很荣幸很参与到这次“中国呼吸”的拍摄计划中,在此之前我一直很关注环保问题,但是在这次拍摄中我才真正的去体会了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空气问题。在西安这个城市里,拍摄的地点是大雁塔,去年有一张大雁塔发射的图片反应过西安雾霾的严重性,所以我选择大雁塔为我的拍摄地点。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并没有遇到发射成功的画面,其实在每天去拍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天气有什么变化,当把每天的图片放在一起去看时却会发现每天的变化,而蓝天白云的天气是极少的,这次整个的拍摄让我体会到我们所生活的环境中空气的重要性。也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大雁塔每天早上都有很多晨练的人,我每天拍完照片都会走一圈,大多是中老年人,有一次还跟着打太极的爷爷奶奶们一起打一会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还会遇到很多有意思的游客会让我帮他们拍照,我每天看到觉得很平淡的地方在她们看会觉得很兴奋。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们站在大雁塔的北广场上真的看不到大雁塔的时候我们的心情该是怎样的呢?

上海·徐剑龙

2014年四月风“中国呼吸”拍摄所感
----徐剑龙

时光飞逝,总有美好的回忆。时间真的是过的很快,转眼间40多天的拍摄计划已经完成,在这个日复一日的拍摄过程中,看似枯燥无趣,其中滋味,深有所感。
我是四月风影友徐剑龙,朋友们都喜欢称呼我阿龙。记得是06年9月,从南昌老家第一次来到上海,从此开始了一段都市打拼的旅途,一直以来,没有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生活只是复制,复制,然后还是复制,每日重复着昨日的故事,是如此的简单而又迷茫。直到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从此便着魔一样,上班,下班,周末,晚上,只要是有时间,便会穿上街头,记录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养成了一个机不离身的毛病,即使是一张没拍,背包里必定是有相机的。也正是如此,很多时候,有很多好片子,与其说是技术,不如说是运气使然,有准备就有机会,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在此后的5年里,激情不减,先后在2010 2011 2012 2013 年陆续在一些媒体和展览中得以分享自己付出的一些成果(截取几张自己作品的缩略图 大图: https://www.flickr.com/photos/alone28888/sets/)




然而这些不是摄影带来的唯一,至今为止,我感觉,摄影所带来的力量远远不止这些,一张好的图片所来带的力量,是震撼人心,引发思绪,甚至给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能带来不小的触动。 前马格南主席布鲁诺巴贝曾经说过-----“摄影不分国界,摄影是唯一通往世界的语言 .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年,结交了非常多的影友,不分男女老少,只要喜欢拍,总能找到共同的话题和探讨。

今年初在北京出差,活正干到一半,接到大卫兄的一个电话,说有关一个“中国呼吸“的项目,问我有没有时间和兴趣。当时也没太听明白怎么一回事,反正兄弟,一股脑答应先。回来以后又仔细研究了下,天哪,连续40天每天8点到8点半赶到外滩。 忽然间有点郁闷,因为我工作室在嘉定。距离外滩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这也就意味着,我每天要6点起来,然后来回最快要到10点左右才能回到工作室开展一天的工作。这来回折腾的。哈哈。 但是回头一想,不能出尔反尔,既接之就尽心做好,摄影人要对得住好友的托付与承诺。 于是便开始了本次项目的征程。
说实在的头几天,觉得很无聊,因为天气几乎差不多,角度一样,天气一样 没有什么新意和特别之处。十分的枯燥和无聊,因为这和自己平时的拍摄风格和街拍相差甚远,一来,没有故事,没有人物场景,二来,也没有趣味的瞬间和奇幻的风光,总之,觉得特别傻,自己像个初学者一样咔嚓咔嚓…..


在枯燥无味的几天过后,逐渐平静下来,想想这次拍摄的意义,面对这个熟悉的城市,不应陌生,把它当作旅行,每天的旅行。 在此之后的一些时间里,几乎我都能找到一些有趣的事情,经过的游轮,飞机,甚至天空中的鸟儿,有时也时不时的飞来与你作伴。。画面中开始丰富起来。。。





慢慢的越拍越起劲, 在接下来整个一个月里, 刮风,下雨,雾霾,晴空万里,各种天气,各种环境,你总能见到不一样的外滩,路上的行人,每天都能看到不同的游客欣赏的心情。反而有了一种刚开始学摄影那会的那种新鲜感,每次在拍完项目的同时,总是顺带带上我的胶片相机,扫上那么几卷。 不亦乐乎,甚至好几次赶不上车,直接打的过去。。。。(回头找大卫报销。。。哈哈哈哈)
这一次连续40多天的拍摄,在最后整理出照片的那一刻,让我感到非常的欣慰,日积月累,当把这40多张片放到一起,整个城市一个月内的气候状况,一览无余。我们所深处的这个环境,是怎样的一个环境。社会的发展给我们生存的环境带来的是怎样的利弊,在这里,没有绚丽多彩的风光大片,没有精彩瞬间的人文故事,朴实无华,却意味深远,回头一想,这不正是自己所追求的摄影精神,人文情怀。在这一刻,我仿佛明白了这次拍摄的意义所在,再多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谢谢大卫,谢谢四月风,能让我亲身感受这么一次行摄的旅途。我把它当成旅行,每一天,是自己和相机同一地点的旅行。




最后祝四月风平遥大展圆满成功,问候其它33个城市的摄影师们,阿龙与你们同在,与四月风同在!顺便提一句,今后如还有这样的活动,阿龙一定一如既往的全力支持。


四川成都·杨刚

我想说的是:我终于可以不再蓬头垢面,满脸眼屎的穿行在小区了。


台湾台北·黄煜 罗盘

总算在今晚,我(黄煜)和罗盘把中国呼吸台北站的拍摄照片以及所需资料弄好,当时中南民族大學交換生的帶隊老師魏致靜给我们提及时,我十分兴奋,后来发现,一件事坚持30天之后,真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台湾再怎么折腾,TA也是中国的一部分,缺了台灣的分項目,整體項目就不完美了。因此这次中国呼吸要在台北设点拍摄,作为拍摄者之一的我們倍感责任重大。
希望我们30余的天坚持可以带给大家一个真实的台湾,每天早上8点钟左右, 坚持用ISO 100,F11,1/200 s来拍摄,希望这样可以更直观的反应台北每天的天气状态。
最后,很感谢魏老师和主办方给我们两个这样的锻炼机会,感謝中南民族大學的同學袁威的每天天氣和空氣質量的截圖,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基本完成了這個項目,在技术提高的同时,也提高了我们毅力与坚持的耐心。
2014年5月14日凌晨

香港·何恩明

很感謝四月風團隊給我一個難得的機會參與這個計劃,在這四十天的變化中不單讓我體驗了四十天的空氣污染問題,香港陰暗不定的天氣還讓我體驗了晴陰雨雷風,最後兩天出現了大暴雨,為了拍攝狼狽到最後連內褲都濕透,相機是老婆,比其他的更重要,糟糕但也挺難忘的。這個計劃希望讓大家關注到空氣污染對全國的影響,讓我們關注與生活息息相關的空氣,污染如何影響我們。 城市化,現代化除了空氣污染之外,還有很多問題,題材在我們身邊。攝影結合日常生活,從日常生活中找題材是最好的方法。好的題材不一定要跑到山老遠去發掘,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去揭露自己生活身邊的真相。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不公平,不公義情況,只要大家深刻的體會,感覺,深入地思考,用相機代去替筆,用圖片代替文字,去揭露真相,去找出問題,就是好題材。(2014年6月10日)

云南昆明·舒宏 夏青

关于《中国呼吸》拍摄的一段文字

完成这个拍摄计划,也算是个考验吧。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不久前昆明火车站发生的惨绝人寰的一幕,因此这里的安保就显得更加严格,担心每天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会引起安保人员的盘查而最终是拍摄无以为继。但是还好,在整个拍摄期间没有相关人员来干涉,才使得拍摄最终完成。
之所以选择拍摄昆明火车站,我想是基于以下的原因:
从关注天气的角度来说,这里的是人流量活动较大的区域之一,再加上不同交通工具释放的烟尘,因此这里算是能代表一个城市空气质量的典型区域;
呼吸是一个人必不可少的生理活动。而从民生的角度来说,呼吸似乎又预示着一种生存状态。虽然前不久发生的悲剧使得才开始拍摄就一直担心能否持续的完成下拍摄任务,到最终能顺利的完成拍摄,其实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即使在安保很严格的情况下,我们正常的生活个工作也不会受到影响,这样的生存状态不也是很自由的吗?
从新闻或信息的角度来说,在拍摄《中国呼吸》的既定目标之外,能否在拍摄的画面中再传达点一些其他的信息呢?我想是可以的,起码我想在画面里告诉看到这组图片的人知道,发生惨剧的地方是什么样的;事件过后出现在这里的人们神情又是什么样的......
下面是感想:
世尊问:人生有多长?众弟子有答五十年、有答七十岁,佛祖借摇头。见众弟子迷惑,佛祖解释说:人生就在呼吸间。
还好是呼吸,而不是喘息。呼吸既是生理需要,也是生存状态,还是某种愿望的诉求。

夏青
昆明,素有“春城”的美誉,常年四季如春。但这种奇特的气候景象至今天,已名存实亡,我们的“春城”去哪了,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是天灾亦是人祸,我不敢断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起相机,记录下我头顶的这片传说中的蓝天,以此来唤醒每个人,该行动起来了,为了我们的环境、为了我们的气候、为了我们的家园!!!

重庆·董亚林

每一天都值得期待
——关于《中国呼吸》项目拍摄所感

非常高兴参与四月风《中国呼吸》组照重庆地区的拍摄。
一开始,王丹穗老师跟我联系参与拍摄《中国呼吸》时,这个主题的创意就使我很感兴趣,怎么说呢,“城市、呼吸、气候”这些词,我觉得它切中了中国的痛点,是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热点,这也与四月风关注现实的立场一脉相承。
在实际拍摄过程中,由于我平时要上班,只能利用上班前的间隙拍摄,所以我每天5:40分起床,匆忙赶到拍摄地点,已经7点钟过了,正式拍摄时间大概在7:10—7:30分,基本只有20分钟,这对我的能力和运气都是极大的考验。当然,周末不受这个限制,我一般要拍到8点钟,选择的场景也更多一些。
这样坚持了41天,我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我已能感同身受这个城市的呼吸,看它的朝霞变幻,阴霾雾霭,观察生活在这个城市中人们,他们与这个城市是一体的,骨肉相连,密不可分。这也让我拍摄的初衷有了改变,从最初只是想拍拍城市的污染、雾霾,到最后真正是想拍摄生活在里面的人。
我最后发现,正因为有了人的活动和点缀,城市才是灵动的,每一天都绝不相同,是一幅崭新的面孔,这也使我对每天的拍摄充满了期待,期待明天会出现的场景,生活,就是在这样充满希望和惊喜中静静地度过。
记得一句电影台词说过“有希望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了!”
我希望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也抱有同样的信念,即使你生活的城市现在有种种不如意,但也不要放弃希望和期待。
因为,每一天都值得期待。
——摄影师:董亚林
2014年4月26日记


浙江杭州·周建仕


其实我把这一组图片,没有看成是摄影创作,而是看成是我每天必须坚持做的的一种祭拜空气的一种行为。过去清新的空气不复存在了。我想通过我的照相机,拍摄她,记录她,怀念她,回忆她,并且通过现代网络信息传播,更大范围的警示人们,保护环境,保护空气,保护呼吸,让我们的健康的呼吸不再成为奢侈品。
我拍摄空气的主要参照物是杭州市城西古翠路的浙江同德医院,我拍摄中,突然感觉这个建筑物看起来就像一个墓碑,一边是车水马龙的城市中忙忙碌碌呼吸雾霾的人们,一边就是这个城西最大的医院,但是有多少人会把每天呼吸的空气和自己的生命健康,和这个医院联系在一起?
除了提供给四月风的图片,现在每天早晨我准时在微博微信,发布每天的空气质量指数和我拍摄的一日一拍的空气图片。我的腾讯网、新浪网微博(@周建仕的成熟大米)现在已经固定有上万人每天在看我发布的图片和空气质量指数,并且经常有网友和我交流互动,也影响了一大批原来不怎么关注空气质量问题的人,他们也加入了关注环境,关注自身健康的击鼓传花的传导链中。
每天早上七点半,关掉闹钟,我来到卫生间推开窗户,接着把相机伸出窗外拍下一张照片。接着用手机再拍一遍,配上当天杭州空气质量数据的截图,同样的内容发到微博、微信和QQ空间上。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洗漱,然后戴上口罩骑自行车上班。而在周末不上班的时候,我发完照片,睡觉。在今年“五一”,我回了海宁老家,但为了拍第二天的照片,当晚就赶了回来。
拍摄的场景图片,位置是在文二西路和古翠路交叉口。这里是90年代杭州市老城区和郊区余杭区交界处附近,向西,几公里外就是杭州的肺----西溪湿地了。这个位置又是大量新杭州人从住宅新区出发,向东进入老城区上班去的位置,正对面是杭州城西最大的医院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每天从远处望过去,每天的医院的红灯箱不一样不一样的清晰度。有时候,空气不好的时候,远远地看过去,就像阴森森的一个墓碑,但是每天自行车,电动车,私家车,公共汽车,每个人匆匆忙忙去上班的表情是一样一样的。软件显示的每天早晨杭州市的空气质量数据,一目了然。尽管这些数据的真实性需要探讨,但是每天真实的画面最有说服力。起码对于我本人是一种时时刻刻的警示。
每次在马路上看到,在灰尘弥漫的空气中,好多人依然敞开衣服,谈笑风生,没有口罩,在车流中横穿马路,吃路边摊的油炸地沟油食品。看到过公务车在红绿灯前车窗大开,里面人吸尾气,政府人自已都没这种意识,谈什么持续发展,绿色经济,难怪鲁迅那么愤怒,但快百年了,除了城市化,其它都一样。这就是国人。一个对自己生存环境麻木了的群体。是一种勇敢还是一种悲哀?
摄影做不了什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记录这些,空气不能记录,但是透过空气可以记录我们的环境情况的画面,让图片去说话,让人去思考。现在的一些病症,越来越多是由于环境污染引发的,这种影响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如果你想和你的家人享受亲情,就希望大家重视这个问题。
在拍摄的这些图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只有很少几张照片看得到蓝天白云,大多数照片都是灰色调的,远处的建筑物轮廓也不清晰。而除了照片,软件截图显示的空气质量数据一目了然,尽管这些数据的真实性仍需要探讨,但是每天真实的画面最有说服力。有时候,我会附上这样一句话,“出门请戴口罩”,或者“请打开窗户透一下气”。
中心空气质量图片,我同时把它叫《杭州呼吸祭》,属于真正空气质量优秀的日子,不超过5天,这就是现实。值得我们每个人重视。我想我的拍摄,已经跳出摄影本身,成为了一种责任,因为在我拍摄的这一段时间,已经有很多人,每天看我的图片,并且慢慢形成了自我保护的习惯,每天看我的图片和空气质量指数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他们需要我时时刻刻的提醒,也是一种他们对环境问题无奈无助的一种自我心理安慰吧。
四月风注:未提交个人感想的【中国呼吸】摄影师个人环境肖像照片,我们放进了顶部的视频中,请大家了解。


《中国呼吸》参与摄影师名单(共47名,按地名拼音排序):

安徽合肥·贾德义
澳门·黄明辉
北京·赵迎九 傅多娜
重庆·董亚林
福建福州·罗森祥
甘肃兰州·周承利 张英杰
广东广州·吴世平
广西桂林·火炎 蓝林 梁方明 何晓桥
贵州贵阳·彭年
海南海口·赵满江红
河北石家庄·郭晓军 胡冰
河南郑州·李建宏 王军方
黑龙江哈尔滨·吕德声
湖北武汉·潘晓娟
湖南长沙·文豪
吉林长春·荆涛
江苏南京·华建新
江西南昌·徐林峰 韩冰
辽宁沈阳·康国生
内蒙古呼和浩特·李国胜
宁夏银川·银一凡
青海西宁·祁晓峰
山东济南·潘永强 李玉建
山西太原·刘江
陕西西安·赵亚红
上海·徐剑龙
四川成都·杨刚
台湾·黄煜 罗盘(指导老师:魏致静)
天津·薛野 武新杰
西藏拉萨·罗浩 扎堆(藏族)
香港·何恩明
新疆乌鲁木齐·伊丽努尔(维吾尔族)
云南昆明·舒宏 夏青
浙江杭州·周建仕

四月风(siyuefeng.com)
立足影像谈文化,中国首家实名制摄影人互动、提升网站
2014年9月15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