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对天灾与人祸的归因及比例划分,必定会存在争议。最重要的,不是敌视批评或无视行动,而是在成因的归纳中看到缺陷与漏洞,行政的归行政改进,社会的归社会自察。检讨抗灾的路径依赖,既不在天灾中竖立英雄,也不忘记在人祸中悲悯苍生。
分享 2016-07-08 12:09
0
2
1335
莫言的《生死疲劳》,还特别用章回体来写。欧洲的作家写小说通常都写一个人,莫言的小说一写就是几十个人,这让人受不了。中国当代小说家,他们不会写人的内心,他们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他们写的都是人的表象。中国的当代小说家写不出一个城市的味道来。王安忆写上海,她写的是一个非常抽象的上海。中国当代小说家喜欢讲已经讲过的故事,他们没有什么想象力。
分享 2016-07-06 12:35
0
2
1851
雷洋去世前的一个月,刚刚有了一个女儿;邢永瑞则是两个双胞胎女儿的父亲。//雷洋与邢永瑞都是外地平民之子,都是凭借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两人本无人生的交集,但偶尔的一次碰撞,却让两人的人生有了截然不同的走向。//此时此刻重温这两所中国名校的毕业致辞,我们或许有如潮的感慨。 在天堂里的雷洋,在铁窗内的刑所长,如果能听到彼此师长的教诲,不知道他们当作何感想?! 人命关天,而法大于天。
分享 2016-07-02 19:24
7
0
2471
格非说,他17岁离开家乡,了解最多的,就是这块土地。那个村庄里的人说话的声音、走路的方式、表达感情的方式,还有他们的语言,没人想去保留,但它们却是极其重要的。在他看来,不少人早已不在,但可通过时间机器让其重返,“这就是文学的作用,文学可以让他们回来。” 格非并不否认中国乡村社会可能面临终结,也正因如此,《望春风》让读者获得了一个重新审视现代乡村伦理和历史变革的机会。
分享 2016-06-30 08:59
0
0
1113
从王石到马云,我们的企业家已经从1.0升级到2.0,从盖房子升级到玩互联网了,财富已成几何级数增加,但本质和底色并没有改变,商业伦理和商业规则在他们眼中只是工具,需要的时候拿来镀镀金,不需要的时候践踏得不见踪影。
分享 2016-06-27 12:51
4
0
2304
今天,仅仅是开始,欧盟解体才刚刚开始,全球金融大崩溃才刚刚开始,英国短期会痛苦,但长期对英国是好事,是解脱,对英国经济长期是利好。对于美国,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欧洲和欧元这个最强大的对手瓦解了,忧的是担心俄罗斯会崛起。最惨的是欧盟,一去不复返了! 唯有中国,几乎完全受益,除了短期内贸易会大幅度下降,其它都是好事,真是天佑吾国!
分享 2016-06-25 07:11
1
0
1300
社会需要多样化的人才,高考和大学只是众多人才遴选和培养机制中的一个而已,虽然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在北京他们公司的办公室里和他们办公楼的电梯里,当我看见一群海归博士和一群北大清华的辍学生以及一群没有任何文凭的北漂一起,热烈地讨论着程序编写、市场开发……还有新款iPhone和当红美剧时,我感觉多年来头一次找回了已经失去的对于未来的信心。
分享 2016-06-08 12:41
0
0
938
四岁惨遭父亲的朋友强奸,五岁接受野蛮的割礼,13岁被父亲用卖给61岁的老头做他的第四任妻子,而代价只是五头骆驼,为了逃婚,只身穿越沙漠,险些葬身狮口,不懂英语,却要流浪异国他乡,这一切的悲惨遭遇的原因,只是因为她女性的身份……在福布斯选出的三十位全球女性典范中,华莉丝•迪里位列其中。作为世界顶级的超模和第一位登上杂志封面的黑人模特,她人生的经历堪称传奇,而她的不幸的遭遇更是令人震惊,愤怒,同情以至感动。
分享 2016-06-02 16:38
2
0
3351
据他回忆,孤儿院一直教导他们,苏联是最好的国家,苏联的儿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而斯大林就是这个国家的父亲。“要是我们出生在别的国家,我们早就饿死、冻死了。……他们是这么教的,当然我们也是这么信的。孤儿院怎么教,我们就怎么信。我们的所有关于世界的想法都来自苏联的政权。”
分享 2016-06-01 17:00
0
0
837
一个连写点读书笔记都要被检查定罪的民族,学术的最大成就也就只能是钱钟书式的博学。这种博学就像一间房间里放着品种繁多的塑料花一样,看似争奇斗艳,百花齐放,实际上,毫无生命气息,这种博学是企图用更多的毫无生命气息的文字垃圾来掩盖一个需要独自审视的心灵世界。博学的钱钟书先生与读书不多的维特根斯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把他们放在一起来谈谈,实在有点意思。
分享 2016-05-27 12:37
1
0
1010
我想从杨绛的文学史意义、杨绛的语言艺术成就、杨绛文学创作的文化内涵、杨绛创作与知识分子人格精神四个角度进行归纳和总结。
分享 2016-05-26 12:01
0
0
914
“回国以后,我发觉很多中国父母都活在一种左右摇摆的矛盾心态中,既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成为大富翁,却又似乎害怕孩子过早地沉迷于金钱。这是一种典型的叶公好龙,犹太人用敲击金币的声音迎接孩子的出世,赚钱是他们人生的终极目标,至于教育、学习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须经历的过程。而中国的父母,哪怕心中憧憬无比,但却从来不肯挑明这个话题。” ——小编注:母亲节,精品回顾。下面的视频,是对沙拉的访谈,值得重温。
分享 2016-05-08 12:53
1
0
1548